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汉中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855|回复: 100

黄牛黒背粱 扬鞭到洋州

  [复制链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发表于 2011-6-18 10: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牛黒背粱,扬鞭到洋州
作者:蒲国保
自序

  余乃共和国之同龄人,今退休在汉,无所事事。回想七十年代初,所见所闻所历所思所议,无不心潮澎拜,夜不能寐。

  借拙著《黄牛黒背粱,扬鞭到洋州》之主人公“我”从洋县经西乡到紫阳买牛之奇遇,欲再现当年我汉中洋县、西乡、镇巴,及安康紫阳之世风民俗,道德情操;

  再现我汉中籍铁道兵子弟与四川蓬安民兵奋战襄渝线吃苦耐劳、勇于奉献之精神。

  虽辗转反侧,苦思冥想,禀文如斯,却因年代久远,往事如烟,仅捕捉一二,其军民风貌、地方风情尚不足表现于万一。且假语村言,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唯恐殃及无辜,顿生口舌。

  顺告诸君如遇真名实姓,并非欺世盗名,素闻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人生苦短,转眼百年。

  故借题发挥,以文达意,籍此怀念真情,纪念真人。晾其好心,并无恶意,请务必宽宏大量。

  恕在下才疏学浅,文墨欠缺,词粗句糙,难免污了高朋之慧眼,亦恐误及良友之贵干,望诸君见谅,权当茶余饭后,街谈巷议一笑料耳。
随机主题推荐
    近日热门主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0: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简介:

        七十年代初,汉中洋县农村返乡青年熊启瑞受队长所托,去安康紫阳县为生产队买耕牛。去时乘弟弟所在部队的便车,途中汽车抛锚,不得不换乘地方车辆。半路上在去紫阳的岔路口等车时,巧遇民办教师李吉香而一见钟情。买牛返回途中不料汽车侧翻,一头母牛死去,二次与女教师相见,为帮“牛客”熊启瑞摆脱困境,李吉香一家人热情好客,盛情款待买牛人,几经周折,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故事纯属虚构,通过买牛结成的爱情故事,反映了大巴山人的勤劳质朴好客的高风亮节,以及铁道兵当年修建襄渝铁路的吃大苦耐大劳的奉献精神。故事情节错综复杂,语言风趣幽默,笑话连篇,值得爱好文学的朋友以及当年有过同样经历的军人、民兵、知识青年一看,足以勾起朋友们的怀旧情感。
      插图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进山


        黎明前夕,告别了猴娃大①后,我独自一人站在公路边。四周一片漆黑,不时传来几声狗吠鸡鸣。

        猴娃大是我房族的三大,也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从来都和我关系最好。

        今年春节,虎娃回家探亲,猴娃大让他在紫阳给生产队买头耕牛。虎娃前几天来信说联系好了,让我们今天务必天明前赶到秦家坝山边的路口上,一大早他们部队有车去麻柳坝。

        虎娃说,开车的是他同学,叫水牛,我哥肯定认识。

        水牛我当然认识,官名叫邓水成。虽比我只小一个月,论起来他还应该把我叫表哥呢。

        去麻柳的路太远,买牛的责任重大。队上决定要两个人一起去,就是我和猴娃大。

        明明今天就要走了,昨下午猴娃大才到我家说,我三娘中午剁猪草,不小心把手剁伤了,流了好多的血,家里又有娃娃又有猪,猴娃大没办法脱身,一时又寻不下其他人,只好叫我一个人去了。

        好在一路坐便车,路上没耽搁。到了那还有虎娃帮忙,我想也应该没问题,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猴娃大交给我五百块钱五斤陕西粮票,给我说,这钱有三百是信用社贷的款,千万不能弄丢了。

        他还说,一个人出门在外要特别小心,银钱不能外露。

        万一丢了回来周身是嘴都说不清。管你是被偷了丢了抢了,回来都要赔。

        买牛期间,每天记十分工,来回要报销的坐车、住宿和生活补助,不管几天队上一共只能给十元,千万不能大手大脚的胡花乱用。

        用少了队上不要,算你的。用多了队上不补也要算你的。

        我与猴娃大虽为叔侄关系,但他也仅仅比我大五岁,都说少年叔侄当弟兄,这话一点不假。平日里,我们无话不说,嬉耍打闹,不分高低上下。言黑个我见他像一个婆娘,唠唠叨叨说这说那,还是第一次。

        也是的,五百块呀!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真要弄丢了,我这辈子恐怕都还不起。猴娃大走后,我想这么多钱我咋带呢。

        我找出我妈生前用的针线簸箩,从一件已经不能再穿的破衣服上,选一处比较结实的布剪下来,笨手笨脚地在短裤上左右各缝了个补丁,将四百九十块钱分开装到补丁里,只留了十块钱放到外边做盘缠。

        我又把明天要穿的衣裳裤子找出来,这件绒衣还是虎娃当兵走时留给我的,都好多年了,颜色变的跟苕皮皮一个样。

        那还是六五年,我和虎娃都到县城一中上中学,我大把家里的棉花全卖了,到供销社给我和虎娃一人买了一件大红的绒衣,当时好多同学羡慕哇,连城里那些漂亮的女同学眼睛都看直了。

        这么多年,我的早穿得不见影子了,就一直穿虎娃的,虽然有点短,外面罩件单衣还能穿。试穿在身上,感觉自己还算精干,不会在虎娃他首长和战友面前丢人。

        走了两步,感觉不太自然,一弯腰背脊都晾出来了,还是不好,看来这件绒衣只能在家穿。

        穿什么呢,真有点犯愁。

        不能穿得太光鲜,不能让人看出我身上有钱。普普通通,大大方方的,穷酸一点还保险些。

        还是穿棉衣吧,外面套那件虽已褪色但还没破的洋布衫。

        还是不套,就穿棉衣棉裤,从上到下一身黑,像个憨厚的老贫农。

        要知道这套棉衣棉裤还是我妈生前熬更守夜纺线,织布,在油灯下亲手给我和虎娃缝的,穿上它,就当我妈在天上看着我,愿我妈保佑儿这一路平安吧。

        折腾了一晚,多晚了我才睡。

        心里有事,老睡不踏实,鸡叫头遍我就醒了。连忙起床,把剩饭热一热,狼吞虎咽刚吃完,猴娃大提着马灯,推着一辆破自行车就推门进来了。

        “走,我送送你,走公社新修的机耕路到秦家坝要近一些。”

        “哪来的车子?”我问。

        “借来的。把你送了我要赶紧回来,好安排社员出工。”

        我向里屋喊了声:
        “大②,我走嘎。”

        “一路自己小心着。”大在床上说道。

        我提上装了馍馍的布口袋,和猴娃大走出了家门。

        走出村子,提着马灯上了自行车。这个破车子,轮子已经变形,轮毂磨在叉子上,哧哧作响。

        猴娃大让我把马灯给他,他伸手就挂在前头车把上。他说,弄后边照不到,他看不见,小心骑到坑坑里头。

        自行车在新修下的机耕路上拐来拐去的,马灯在车上甩来甩去的。遇到坡坡坎坎坑坑包包我就下来,稍一平坦我又上车,上上下下把人折腾的够呛。

        约莫两个小时左右,我们到了秦家坝。

        猴娃大又反复叮咛,注意呀,小心啦,才骑上车子一步三回头地返回去。


        注:
        ①、陕南许多地方有从小到大都叫小名的习惯,尤其是洋县甚之,往往孙子辈把爷爷辈非直系亲属都直呼小名,名后冠以辈分。
        ②、陕南又常见把“叔”称之为“大”(音:Da)。解放前秦巴山区缺医少药,孩子屡屡夭折,于是迷信认为某人命中无子嗣,或以孩子命硬八字大为由,自己的孩子不能管自己叫爹叫妈,改称叔、娘,则大吉无恙。故洋县又多有将自己父母也叫“大”叫娘(音:Nia)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开心一客 于 2011-6-18 12:11 编辑

        这张乎*也不知几点了?天怎么还不亮。得是我们村的鸡不知天日,叫的太早了吧。

        等了一会,东方慢慢现出鱼肚白,天快亮了。

        城固方向出现微弱的点点亮光,好像在移动,手电筒的光?还是汽车?好像没动,又好像在动。一时搞不清。

        耳边渐渐传来嗡嗡翁的汽车声,是汽车。

        水牛来了吧。我翘首以盼。

        不一会儿,一辆车开过来了,我满面笑容向它招手,汽车照直开走了。

        不是水牛,再等等。

        不大工夫又来一台车,我照样笑容满面对它招手,它又开走了。

        天亮了,接二连三来了几台车,都不是。

        天大亮了,我已能清清楚楚看见开车的师傅,看清每台车车门上印着的字,依然不见水牛的踪影。

        秦家坝小街的人都起床了,妇女拿着扫把扫阶沿,男人提着锄头在地下咚咚的杵着,准备下地了。

        水牛咋还不来呢?得是虎娃把时间听错了吧,说不定是明儿个或者后儿个。这个虎娃咋这么马虎呢。幸好是我在这等,跑趟冤枉路没关系,要是队上其他人来,对你虎娃会是啥印象。

        一前一后又来了两台车,看看仍然不是。我顺着车的行动路线,慢慢转动,看汽车爬山。两台车盖着篷布,不知拉的啥东西。可能拉的太重了,汽车吃力的哼哼着,像头老牛,摇摇摆摆,缓缓上山,直到消失在山坳里。

        我抬头望着阁斗坡,山不太高,高低错落,满山都是墨绿色的松树,鸟儿在林中大声鸣唱,小溪在山间潺潺流淌,白云在天上飘,汽车在山间游,就像是一幅运动着的水墨画。

        身后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吓我一大跳,回头一看,跟前停着一辆军车,在刹车喷起如浓烟般的灰尘里,一个解放军战士张开一口雪白的牙齿望着我笑呢。


        *注:这张乎,这阵子的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不是水牛吗!

        你终于来了,我的好老表,我的好兄弟。

        “牛娃哥,我老远就知道是你,你到了好久了?”

        “也才刚刚到。”我故意撒了谎。

        水牛招呼我上车。车上还有一个当兵的,帮我接过口袋,让我坐在靠车门边上。

        水牛一边排档加油起步,一边两眼看着前方说道:

        “这是建成,也是虎娃的同学。这是牛娃哥。”

        建成冲我一笑:“牛娃哥。”

        水牛又接着说道:

        “昨儿个到汉中车装的钢筋有点重,住北大街人民浴池,碰巧遇见建成。他请了半个月探亲假,该后天到假,就那么巧,不早不晚就碰到我了。”

        “我是想去洗个澡,要是住在三八旅社就碰不上你了,幸好碰上,不然就要超假了。”建成笑着说。

        “那也不一定,还能碰上其他人。”

        隔了一会,又听水牛说道:
        “今儿个早上,我们起得早,怕你从磨子桥过来路远,一直等到快八点我们才起身,估计你九点左右准能到,果然叫我猜到了。”

        原来是这样子的,我脸上笑着,心里叫苦道:“我这是自找苦吃了,白白多等了两三个小时。”

        翻过阁斗坡,顺弯道一路滑行,汽车速度风快。

        水牛两眼前视。

        又说:

        “牛娃哥,虎娃没在炊事班干了,当副排长了。那天我去给他们运大白菜,看到他领着夜班的一排人在他们七连院院里头跑一二一呢,指导员安排他们卸菜时就把他叫的三排副。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我们洋县一中来的这些同学虎娃最有发展前途。”

        建成接话说:

        “我看也是。当初我们分到汽车连,机械连,修理连个个都高兴,还当虎娃运气不好,分到施工连队。都替他惋惜,还找机会安慰他,现在想起才感到有点滑稽。”

        “虎娃跟我们不一样,好学,笔头子厉害,为人处事稳当。不像我们几个,心里装不住话,一天到晚嘴巴喳喳喳地说个不歇气,还爱对领导评头论足,表达意见。”

        “就是的。我也有这毛病,以前还不觉着啥,跟人家虎娃一比,就看出差距来了。去年春节前,眼看虎娃要提班长了,春节后宣布叫他下了炊事班,搁谁都会闹情绪,就虎娃不闹。其实他心里也憋屈,可谁都看不出来。

        他在炊事班还想一出是一出,又是种花种菜,又是做豆腐生豆芽,又在节煤呢又在养猪呢,忙得不亦乐乎。抽空还写这写那,从没给领导顶嘴,你说那个领导不喜欢他嘛。依我看,这家伙要不到好久就得提干,不信你等着瞧。”

        “不用你说,那是自然的。”

        听他们夸我弟弟,我心里如喝蜂蜜,非常受用。

        嘴里说到:

        “看你们说的,他哪有那个运气,也才当个副排长嘛,算个啥呀。你们两个多好,学会这么好的技术,以后就是不当兵了,回去保险吃上商品粮,挣上高工资。”

        一路说说笑笑,不觉到了西乡县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牛把车开到十字路口向左一打方向,汽车停在西乡县国营食堂门前,水牛说吃饭就示意我下车。

        我一边给建成下车让道,一边说你们吃吧,我早上吃得太多,还饱着呐。

        水牛建成都劝我我都没去,我确实没法吃,早上吃太多了。

        我坐车里等他们,他们只好由我,自己进了食堂。

        我从车窗里望去,食堂里吃饭的人不是太多,水牛坐在凳子上休息,建成排队买牌子。约莫半小时后,建成拿上牌牌又到饭菜窗口排队。

        吃两碗面光排队用了一个多小时,吃面不到五分钟,吃完立即上车,汽车调头左转出了西乡县城。

        过了堰口,汽车顺着河道上行,弯更多,坡更大,汽车左右摇摆,上下颠簸。正行进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水牛突然将车停在路边,提起一只铁皮桶到路边小河沟打水,掀开引擎盖,给车加水。

        水牛说,马上又要爬大山了,把水加满,免得一会开了锅。

        他说,这山叫红石墚,爬上高处就是西乡县与镇巴县的分界点,今天拉得太重了,走得慢,可能还要些时间才得到镇巴。

        坡确实有点陡,车速跟人走路差不多。汽车嗷嗷叫着喘着粗气。车窗关得严严实实,车里暖暖和和的。我穿得有点厚,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里我到了虎娃的军营,营房好气派呀,高大的白院墙,中间有一洞能过汽车的大门,两扇钢板制作的大红门敞开着,虎娃带着几十个解放军战士,面对面列队站在大门两边,笑嘻嘻的拍着手,迎接我的到来。

        我绷直身板,大大方方的跟着虎娃走进军营。里边的场院好宽啦,比洋县一中操场大得多。中间的空旗干根上,拴着一头高大威猛的黑背黄牯牛,犄角短壮,两眼先是直直的望着我,使劲刨着牛蹄,后对我好似面带微笑,眼中流出温顺的光。

        虎娃笑嘻嘻的对我说:

        “哥,这头牛咋个相?”

        “好哇!”我答应道:“要多少钱?”

        “要啥钱?这是老百姓慰问亲人解放军送咱部队的。连长听说咱要买牛,叫拴在这,让你来了牵回去。”

        “那咋行,我们不能随便要部队上的东西,把钱给他们。”

        “老百姓不要钱。我硬给,他们那个队长就要去跳河,社员们跟着都去跳,我们几个当兵的都拉不住。我再要给钱就要出人命了。

        反正也不是我从他们手上拉来的,是连长送我的,不要钱就算了。是他们硬不要,我怕啥。”

        “虎娃呀,水牛说你要当官了,得是连长考验你,看你够不够格,爱不爱占小便宜。你不想一想,连长有啥权力把牛送给你,明明就是为了考验你,你个瓜娃呀,还得意忘形的蒙在鼓里。”

        “我不管,是我把你叫来的,我不能叫你白跑路。”

        “买不买牛都没关系,你不能犯错误,你要是犯了错误,我和大的脸上就没光彩,人家就要戳我和大的脊梁骨,我妈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

        “我不怕,我就是要牛。”

        “你咋这么糊涂呀?你的前途要紧呀。你不能执迷不悟。干脆,我各人回去,叫大来给你说。”

        “不准你走,要走把牛牵上。”

        “我偏要走。”说完我就往外走。

        “不准走!”虎娃拉住不让。

        我和虎娃拉拉扯扯,眼看我就要挣脱了,虎娃向旁边吹声哨子,一下上了好多当兵的按住我,我使劲挣扎,口里大声说道:

        “让开,放开我,你们这不是在帮他,你们是在害他呀!你们是要害死他呀!”

        “牛娃哥,牛娃哥,咋啦?做恶梦啦?”

        建成摇着我肩膀,大声喊我。

        原来是一场梦,急我一身汗水。我用袖子擦擦嘴角流出的憨口水,不好意思地冲他们笑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汽车仍在爬山,我问这红石墚咋还没上完,水牛说早过了,现在是拴马岭,过了拴马岭就快进镇巴县城了。

        眼看再上二三十米远就到山顶了,汽车突然熄火了。水牛打马达重新启动,闪几脚油,,车还是发动不着。

        水牛只好将车向后滑行停到右边,跳下车站保险杠上打开引擎盖检查。鼓捣两下,让建成打马达试试,还是不行,过会又试,仍然不行。马达声音逐渐低沉无力。

        水牛让建成帮忙用摇把摇车,自己拆下高压线在发动机上试了试不见火花。

        打开调节器,看了看,水牛抬起头来,用螺丝刀敲着引擎盖,摇摇头说:
        “球,白求恩的求。调节器烧了,真的球了。”随后跳下车。

        建成笑着说:

        “白求恩的求就不是球,是求救的求,咱还是看过路的车,看哪个车带有备件,求求人家吧!”

        上来一台军车,建成连忙挡住,司机笑着问:“怎么抛锚了?”

        建成说了说,司机摇摇头摆摆手正要离去,水牛过去对建成说,过路车不一定能找到备件,干脆你跟车去镇巴县城,南关兽医站有我们团汽车训练队,叫他们送过来还保险些。

        建成点头跟车离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水牛坐公路边等建成,我望着车门上的车号问车上的亥啥意思,水牛笑笑说:

        “你们弟兄两真有意思,刚到汽车连时虎娃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不太清楚,后来问老兵才晓得。

        去年我们连调来一个安徽蚌埠籍的新连长李玉祥,六三年兵。听说是从修理连炊事员慢慢干上司务长、副连长,是个外行。

        老兵们瞧不起他,都想出他个洋相,出几个问题没难住他,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也想难为难为他。

        别看他五大三粗黑的像个非洲人,结果他比老兵说的都透彻。

        他说,咱们国家军车都是用中国历法中天干地支来排序,十天干甲乙丙丁等代表各大军区,十二地支子丑寅卯等代表各个军种兵种,咱们铁道兵是各兵种中最年轻的,排在最后,占个亥字。

        地方上的车按阿拉伯数字1、2、3、4、5排序,比如我们常常见到的,安徽车11,山东车13,四川车20,陕西车24,甘肃车25。”

        原来如此,长见识了。

        说着就见来了一台车牌号为13的车,水牛说,这是山东支援襄渝线建设的山东车队,住在镇巴县渔渡坝街下面,专门配合我们团施工。还有安徽车队,配合我们六师兄弟单位。

        水牛说,这条铁路,全国各省都在支援,特别是四川陕西可能将来会受益的省份,支援了好多的人力、财力。

        水牛还说配合我们团的,是四川南充民兵师蓬安民兵团,上了好几千人,吃自己的,穿自己的,离乡背井冒着生命危险在深山里开山放炮,排土方,清渣石,辛苦的要命。

        等了好久,望着从镇巴过来好几台军车还不见建成,不知咋回事,我们十分着急。天色渐晚,肚子咕咕作响,我拿出口袋,请水牛吃馍,水牛推辞一阵,后来抓一把野草双手搓一搓,就算洗了手,拿起冷馍就啃起来。

        枣糕馍夲是我们洋县的特产,现在缺粮食,一般不容易吃上。可冷馍嚼起来又没水喝,满口干面面,我们每人吃了不大的三个。

        看看天快黑了,水牛用袖子擦擦嘴,对我说:

        “牛娃哥,真对不起,叫你坐回车,害你当回山大王。”

        “这有啥关系,给你们添麻烦了。”

        天完全黑了,还不见建成的人影,我们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身上冷飕飕的,我拿起水牛车上常备的手电筒,沿着公路边捡来一些包谷杆和干的荆棘,堆在离车不远处,准备生火烤,一为暖身,二为壮胆。

        山上下来一台军车,我用手电筒一照,看到建成从车上跳下来,我们高兴地连忙站起来。

        谁料军车走后,建成见到我们双手一摊,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

        “报告首长,对不起呀,任务没有完成。”

        水牛满脸狐疑,问:“咋回事?没找到地方还是他们不借给你?”

        “都不是,是他们也没有配件。我一去就找到他们的队长,才是你们连的周明祥副指导员,我们认识。他赶紧就找材料员,结果他们有两个昨天刚用完,还没来得及去团部领。”

        “那咋整呀?”

        “别着急,我还没说完呢。周副指亲自带着我,去地方运输公司去借。

        到镇巴县汽车运输公司,公司才三四台缴获美国和日本的战利品老破车,型号不一样不说,还没得配件。

        没办法,回到训练队,他们车今天教新学员上路十几台车全部都开到万源县去了。

        不然先从他们车上先拆一个,我们对付着到县城再说。

        后来,周副指派人坐便车去渔渡坝师部汽车营,他们几百台车,啥材料都有。

        我在训练队吃了饭,久等派去的人没回来,怕你们着急,就先回来了。周副指说,一会不管多晚,借到就派车送过来,借不到就从他们车上拆一个也要送过来。”

        “哦。原来如北呀!同志们辛苦了。”水牛故意把如此说成如北。

        “为人民服务。首长辛苦了。”

        “那是这,这个修车是最没定准的事,不知道会等多久才会来,换上不知道还有其他毛病没有,也许要在这待到明天这时也不一定。

        牛娃哥就不陪我们当山大王了,这有我和建成就行了。

        我们给你拦个车你先到镇巴,登个旅社舒舒服服睡一晚上,明天在旅社等我们也行,等不住遇到便车先去麻柳更好。”

        我无论如何都不同意,都是一路的,遇到麻烦,怎么能无情无义自己先逃跑了。再说,离开他们,自己找不着车,他们车修好了再找不着我咋办。

        建成说,晚上这山上冷得很,怕把我弄感冒了。又说镇巴城小得很,只有两家旅社,叫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走不走都给旅社值班室说一下,到时我们就知道了。

        拗不过他们,我勉强答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8 11: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牛从驾驶室工具箱取出一包墨菊牌香烟,硬叫我带上。

        我高低不要。

        水牛说:

        “我知道你不会抽烟,不是给你的,带包烟好求人搭个车,遇到车给师傅敬支烟,好好说。

        凡是车牌号为亥1—67的,就是我们团的车,你提我水牛的大名小名,他们都知道,搭车没麻达。

        山东车队、安徽车队都会有车去麻柳,只要有空位也行。”

        建成接着说到:

        “见了司机莫乱喊,叫同志也行,年龄大的叫师傅也好,免得叫错了人家笑话你。

        听水牛以前讲,有次他把车停在城固柳林,一个老汉身上背了一口袋粮食,可能走累了想搭车去汉中,见到水牛,低声下气、巴巴结结的一个劲叫解放军叔叔,喊得水牛不住的给老汉说好话,说‘叔叔别喊了,我还没接媳妇呐,你老人家想折我的阳寿哇,我是本地人啦’。”

        听得我哈哈大笑。

        坡下有车上来了。

        到了跟前,建成上前拦住,是个安徽车,司机很爽快就答应了。

        告别了水牛建成,坐上车眨眼上到山顶,汽车开始滑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七品知县

      百姓币
      93 枚
      注册时间
      2011-3-28
      发表于 2011-6-18 11: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插个队,写的很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陕ICP备13006162号

      GMT+8, 2019-12-9 23:27 , Processed in 0.17573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www.hzbx.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