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汉中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开心一客

天泡毛外传 

  [复制链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部队来了慰问团,副排长带着泼皮刘二等未上班的同志轮流乘车去团部看节目。

  副排长是四川巴县姜家区人(现属重庆市巴南区),前两天刚刚在军人服务社花一块二毛钱(相当于一个新兵全月津贴的五分之一),买了一个称心的彩绘汽油打火机,外观漂亮使用顺当,时时拿在手中把玩炫耀,弄的泼皮心里妒火丛生。

  泼皮与副排长对面坐在敞篷车上,车从纸坊到麻柳过断头崖的路上,泼皮见副排长又在炫耀打火机,就笑嘻嘻的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支扔给副排长。见他点燃后,自己也抽出一支,伸手向副排长借火。副排长示意让泼皮刘二自己过去拿,泼皮指指自己的鼻子,示意他扔过来。让他照自己鼻子位置扔,表示随便都可以接着。

  副排长抽了友仁的烟,俗话说,吃人的口软,拿人的手短,就毫不介意地把火机扔给泼皮刘二。谁知那厮见火机扔过来,并不伸手去接,反而抱着双手将头一偏,打火机从车上划了一道弧线,飞出车厢,飞下公路,掉到了断头崖下的深潭之中。副排长气得一叠声嚷着要叫他赔,他反而责备副排长各人没脑筋,我叫你扔你就扔,你今年几岁?我叫你跳崖你跳不跳?叫你吃屎你吃不吃?

  气得副排长含血喷天。

  一晃到了老兵退伍之时,天泡毛刘友仁结束武威将军的梦想神话,背上行李退伍回到老家大红门公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十年代初期,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退伍兵回来非常吃香。

  友仁听说自己将被分往供销系统,当一名售货员。非常生气,跑武装部去把管安置的人大骂一通,声明自己只想到公检法,其它哪都不去。

  后来各地退伍的同志陆续都已分配,唯独友仁没有消息。他多次去找武装部,找民政局,得到的答复都是:“快了,目前公检法没有招工指标,以后哪怕只有一个名额也是你的,请耐心等待。”

  又过了半年,友仁实在等不住了,就厚着脸皮央求,不管啥单位都行,赶快把我分了吧,我一天都不想在农村待下去了。

  安置办仍然说,别着急,快了。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分配杳无音信,友仁经亲戚朋友介绍,与一温良贤淑的王姓姑娘结了婚。天泡毛刘友仁知道工作没了指望,就天天麻缠公社领导,想从公社找条出路。

  原公社靳文书已成革委会副主任,文革期间与友仁曾有私交,磨不开情面,把友仁推荐到县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整顿领导小组,作为农村积极分子被安排在黎坝公社康坪大队。

  友仁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施展才华的机会,严格按照上级要求,积极开展工作,不及两月就博得干群称赞。

  忽一日上级布置重要任务。声称文革已然结束,原武斗期间大量枪支散落民间,严重威胁国家机关和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各工作组必须积极行动,务必在一月内,将散落民间的枪支弹药收缴干净。特别是简池、大红门、黎坝、九阵各工作组,必须加大工作力度,力争早日干净彻底完成清缴任务。

  康坪大队羊儿坪生产队有两户社员素有矛盾,听工作组刘同志会上动员收枪工作之后,其中王五想利用此次机会陷害赵六。会后找到友仁,悄悄检举赵六。说听人言赵六家有驳壳枪一支,手榴弹一枚。

  友仁连夜找到赵六,劝他主动上缴,见其矢口抵赖,就厉声说道:“让你二两姜,你当老子不识秤。真他妈给你脸你不要脸,好言相劝你听不进去,菲要逼老子动手脚。什么东西?你等着,老子明天再找你。”

  第二天,友仁组织大队民兵到赵六家,翻箱倒柜找枪弹,遍寻不着。友仁叫再搜,挖地三尺也要给他找出来。民兵们把赵六家满屋挖了个遍,不见枪的影子,又把院坝、后檐沟挖的稀烂,仍然不见枪弹现面。

  友仁勃然大怒,又现出了天泡毛的本色。

  喝令民兵用赵家拴牛的长棕绳将赵六捆起来,亲自上前扇了赵六几个耳光,赵六嘴角冒血,大呼冤枉,拒不承认藏有枪支弹药。天泡毛心想,老子走南闯北啥人没见过,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难不成今天在小河沟翻船,败在你龟儿子手里。

  再大声吆喝将赵六给他吊起来,民兵们一拥而上,将赵六吊在他家明楼上。

  天泡毛顺手拿起赵家轰鸡用的竹响杆,调头专打赵六肉少的连二杆、螺丝骨、倒拐子等痛处。边打边问,边问边骂。

  天泡毛说:“你狗日的赵六跟个贼娃子样,背上牛皮不认赃,钢口硬的很。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下泪。你不说是不是?你一天不说老子吊你一天,两天不说,老子吊你四十八小时,七天不说,老子吊你一个星期,看我们哪个遭得住。”

  天泡毛因为说顺了口才故意说了这么一长串话,其实也借此吓唬吓唬赵六。

  到了下午,骂累了,打饿了,就叫民兵将赵六放下来。对他说你晚上再好好想想,明天我还要来。临走还告诫赵六早交待早清顺,免得皮肉受苦,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着办。自己则大摇大摆地回住处吃饭休息去了。

  这赵六遭此不白之冤,实在想不过,当晚,背着家人,到后边坡上,寻根歪脖树一绳子吊死了。其家人亲友披麻戴孝到公社、到县上鸣冤叫屈,痛诉天泡毛的恶行。三天后,有人通知刘友仁同志,结束整顿工作,回大红门老家参加生产劳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家中,父亲刘耀祖很是生气,别家的孩子跟他儿子一般大,同时上学一路当兵,个个都比他混得好,唯独自己养了个不争气的东西,干啥不成啥。

  一天家里水缸无水了,自己忙不过来,就叫天泡毛去挑担水回来,叫了半天,见儿子躺在床上抽烟不动弹,就骂道:

  “你耳朵塞驴毛了,没听见叫你挑水吗?一天游手好闲啥事不干,都接了媳妇的人了,还靠娘老子养活,也不嫌羞你妈的先人。”

  “我啷们羞先人了?我哪点羞先人了?我好脚好手,稀球罕你养活。日妈跟球到你们,一辈子造孽不堪,长球这么大,你都给我吃球了些啥?又穿球了个啥?跟人家那些娃儿比一下,你才是羞你妈的先人呢。”

  刘耀祖一听,差点气得吐屎,顺手拿起火钳就去打那个躺在床上的畜牲。

  谁知天泡毛手疾眼快,不待老东西过来,翻身爬起来,右手一把夺过火钳,顺势将刘耀祖反剪双手按倒床上,用火钳在背上腿上打了十几火钳。天泡毛的媳妇看到丈夫打公公,吓得跑出门到邻居家躲起来。天泡毛平时只要稍不舒心就爱打媳妇,她见他如同老鼠见了猫。

  这一扑一按一打,可怜老汉快六十了,挨儿子打且不说,右手膀子整脱了臼,疼得如杀猪般叫唤。

  天泡毛任由他叫,按着他老子说道:“叫,叫,再叫凶些,装像些。”

  他妈刘苟氏正在喂猪,听见老汉叫唤的紧,提着猪食桶进了天泡毛房间。赶紧一把拉开天泡毛,一边察看老汉伤情,一边数落天泡毛。说道:

  “你妈个忤孽不孝的东西,他是你亲老子你都敢打,你不怕遭五雷抓。”

  天泡毛见老娘不帮自己说话,很是生气,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飞起一脚将猪食桶踢了个稀巴烂。

  老汉又疼又气,恨得牙根发痒。吊起个右手要去公社告状。刘苟氏一把拦住,说:“告啥子告?各人娃儿打各人,还不嫌丢人现眼。家丑不可外扬,算了,就说各人不过细把手绊脱榫了,悄而密之赶快去大队药铺叫马先生给你投上,再搽点红花油水水就行了。”

  晚上,刘耀祖老汉找到亲弟弟刘耀宗,诉说了一肚子委屈,想请刘耀宗出头去家里指责天泡毛几句。

  刘耀宗一听,这还了得,儿子敢打老子了。就一边安慰哥哥,一边随哥哥一道去家里找天泡毛算账。

  到家看见天泡毛正在火垅坑边坐到剥烧洋芋吃,就义愤填膺的批评一顿。天泡毛一反常态,一句都不争辩,各人只顾吃洋芋。吃完了,刘耀宗也说完了。

  他笑嘻嘻的问刘耀宗道:“说完了?不说了吗?说够了没有?没说够就接着说,我乖乖听着呢。你要是说够了,就该我说,我说的时候你也不许打岔。”

  他伸手从桌子桓桓上抽出抹桌布,将手擦了擦,从上衣口袋掏出一盒烟来,自己抽出一支,慢慢点着,使劲抽了一口,慢慢将烟盒装进衣兜。然后一边吐出烟雾一边昂起头接着对他二叔说道:

  “我想好好给你整几句孝敬你老人家,你要是想听呢,叫我妈回来给你泡杯好茶,你边喝边听。你要是不想听呢,你就赶快给我从这滚出去,有多远滚他妈多远。”

  两个老汉听到这畜牲如此言语,都气得浑身发抖。这才明白,跟天泡毛讲理,真正是对牛弹琴。刘耀宗一句话没说,也不跟谁打招呼,气的起身就走。才迈步到门口,天泡毛又将他叫住。

  “你转来,我有事请你。”

  刘耀宗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天泡毛过去拉住他长衫子腰间的布带子,半请半拽又把他弄回火垅屋,都坐在火垅坑边长板凳上。天泡毛指着他老子的鼻子说:

  “你出去把我妈,我媳妇都找回来,我有话说。”刘耀祖不知这畜牲又要搞啥名堂,愣愣地望望弟弟刘耀宗,又望望儿子的脸。

  “看啥?认不到吗?没得啥怕的,你不是嫌我吃了你的现成了吗,叫你去把她们叫回来,趁你兄弟在这做个见证,咱们商量分家,你应该高兴才是。”

  耀祖听那畜生如此说,一时没了主张,又瞅着弟弟耀宗。耀宗心想,跟这畜牲长期一起生活,早晚会要了哥哥嫂嫂的老命,就暗暗使了个同意的眼神,耀祖老汉才心神不宁的出门去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老两口和儿媳三人加上耀祖出门后自作主张叫了弟媳刘郗氏一起才回来。

  刘友仁简单讲了要分家的理由和好处,又提出了分家的意见和方法。那时正是农村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高潮期,各家各户如分家立门户都没什么财产可分,主要就是住房问题和口粮分断难度大一点。依天泡毛意见,要叫老爹老娘重给自己买几间房子让自己出去住,但明知老两口子手里无钱,买是买不起的,只得作罢。

  当地街面上的房子都是只有一个铺面,条件好的中有天井可采光。条件差的通前直后四五间,中间几间大白天都要掌灯才能看得见,友仁家属于后种。天泡毛见买房是不可能的,提出将前头两间归自己,后边两间归父母,猪圈(含厕所)归自己,鸡圈归父母,畜随圈走。现有粮食一家一半,自留地间肥搭瘦一家一半。

  他妈听了,其它无异议,只是圈里的猪是自己从几斤重的小猪娃都养到百十斤重了,从来不见他们两口子伸把手帮一下,现在却凭空让那畜生把圈也霸占猪也霸占,今后别说吃肉,连屎尿都没地方吧啦,当场就忍不住伤心的哭起来。

  媳妇不忍,怯怯的跟友仁商量道:“猪圈算我们的也可以,明年我们帮爹妈再修个圈。今年圈里的猪还是算大家的好些,过年时杀了油和肉还是一家一半,肥料交生产队任务算一家一半。两个老的也都这么大岁数了,一辈子不容易,这么也显得公平些,免得外人说长道短。”

  友仁一听,心想这龟儿婆娘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为她争,她日妈不领情不说,倒显得我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正待发火,只听得二叔刘耀宗说道:“要得要得,就依王女子说的,既合情又合理。不过鸡圈的鸡和蛋也同样,现在都算大家庭的,过完年再各算各的。”

  二妈刘郗氏也附和着说要得要得,天泡毛想想这样也不吃亏,就将一团火气吞回肚里,依了媳妇的意见。刘苟氏也不哭了,含着眼泪与老汉一起点头同意。

  分家后的天泡毛更如脱缰的野马,自由自在无人敢管。成天不务正业,东游西荡,到处找摊子打牌下棋,抽烟喝酒游手好闲。在家稍不随意,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可怜那漂亮温顺的王家女子,在他家简直就是暗无天日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眼看快要过年了,别人家都把过年货办得差不多了,自己一个人啥都没准备好。腊月二十九的一清早,王香芹就将泡好的糯米背到大队米面加工厂去排队,准备加工元宵粉。

  人太多,估计三两个小时都轮不上她,她让邻居胡家媳妇帮忙照管一下,就回家磨黄豆做豆腐。黄豆还没磨完,胡家媳妇帮忙把她的元宵粉背回来了,他来不及弄在外头晾,就先放口袋里,自己赶紧烧灶点豆腐。晚上九点左右,豆腐总算上了箱。

  香芹顾不上吃饭,又筛了些火垅坑的地灰,吊起一个特大的吊罐煮碱水包谷,准备第二天做碱水馍。全部忙完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天泡毛不知又在哪里喝酒去了,还不回家。

  香芹正要去睡,突然记起元宵粉还在口袋里,晚上必须晾出来,不然就会渥坏了。她在墙角边用两根板凳支个簸盖,里面舖上报纸,将元宵粉倒出来用筷子耙平晾好就洗手睡觉了。

  凌晨两点多,天泡毛醉醺醺的回来了,开开大门,摇摇晃晃的进了门,一个踉跄,窜到墙角边,一扑趴躺到元宵粉簸盖上,盖子顺势翻过来扣在天泡毛背上,将二十斤元宵粉全部撒到他满头满脸满身都是。

  天泡毛瘫坐地上,须发皆白,犹如堆了一尊雪娃娃。

  少顷,他勉强站起来,骂骂咧咧的走到卧室,一把揪住香芹的头发,全然不管媳妇已有身孕,将媳妇从床上拖下地,连踢带打。直闹到天将破晓,他才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可怜第二天,香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忍住疼痛还要去河里淘包谷,担水,回来还要推磨蒸碱水馍。日上三杆,天泡毛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完年不久,一天天泡毛在街上闲逛,遇到公社靳副主任。问他最近忙什么呢,他说球事没得,一天闲的心慌。

  靳副主任说,自己被临时调到月亮湾水库工地负责,现正从各大队抽人。想叫友仁也去,问他愿不愿意。友仁打心眼里就是不愿意跟农民一样下地干活,抽到水库既能挣到葩葩工分,又能显示自己的才能,当然满口答应。

  第二天,大队支书何宏发到家来说,大队考虑到他是退伍军人,又懂工程技术,已向公社推荐他去月亮湾水库工地,叫天泡毛准备一下,明天就带上被褥去工地报到。

  天泡毛知道这是何支书在卖乖,就假意不同意去,急的何支书苦苦相劝。天泡毛任凭支书说的白泡子翻天,就是一副非常不情愿的样子。支书无奈让天泡毛有啥要求尽管提,只要答应去工地就行。

  天泡毛心中暗喜,知道现在大队还差一个民兵连长没人当。一个民兵连长一年大队要补助几百个工分,还发一支半自动步枪。就提出:“现在大队民兵连长缺位,我想一边当连长一边管工地,行了我就去工地,不行的话,就免谈”。

  何支书本来已答应将这一职务留给一个亲戚,听天泡毛如此说,心里有些犯难。天泡毛见支书没立即表态,就将手两摇,说:“算球了算球了,你另请高明吧。”

  何支书说:“哪个说不行?我给大队其他干部通过气,就请你当民兵连长了。”三天后,何支书亲自提上枪到天泡毛家,说大队支部已上报公社批准,同意刘友仁同志任集市大队民兵连长,请刘连长把枪收好,赶紧去月亮 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友仁到了水库工地,那真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毕竟在部队搞过工程,尤其是还在质量技术监督上搞过一段时间,和工地的工程技术人员相处非常融洽。看问题一针见血,处理问题得心应手,恰到好处,就是与外行领导不一样,很快就成了工地的骨干。

  他吃住全在工地,比所有人都忙。水库工地一天天发生变化,一年之后已经可以看出一些雏形了。又过了半年,县水电局又调来几个技术员和两台机械设备。引水渠隧道也已打通,大坝天天在增高,友仁慢慢闲下来了。

  再后来,靳副主任调回公社,区上派来一个姓唐的区委副书记负责,调来一些干部不断充实到工地指挥所。唐书记来后不久将人员重新进行了调配,让友仁负责监督各大队抽调来的大量劳力出工,不许抬石头背泥巴的社员们偷懒耍滑。

  友仁领了新任务后,依然认真负责。每日里头戴一顶旧牛皮礼帽,留着俄罗斯人似的红毛翘胡子,嘴里叼着自制的斯大林似的胶木烟斗,守着水库的出口,登记、训斥那些迟到早退的奸猾小人。

  对个别累教不改的刁钻之徒,他更是疾恶如仇。特别对那些居然敢公开顶撞自己的可恶分子,整治起来绝不心慈手软。先后由训到骂,由骂变打,手脚并用,拳打脚踢。

  社员们以为他背后有唐书记撑腰,都敢怒而不敢言,背地里管他叫阎王爷,任由他横行霸道。友仁见自己为所欲为,无人敢管,更加肆无忌惮。不时将一些顽固分子押到自己住处,一脚踢倒,喝令跪下,轻则皮鞭招待,重则棍棒伺候。

  某一日,河口大队社员李小明因孩子突发疾病,家里托人捎信叫他赶紧回去照看。他向本大队支书告假后急急忙忙往家赶,走到半路,可巧撞上从街上回工地的刘友仁。因前几天早退被阎王爷收拾过,就不免害怕起来,浑身发抖,语无伦次。

  阎王爷一听,就知道李小明这家伙分明又在扯谎。上前一把揪住耳朵,连人带背篼扯了三里多路,将李小明抓回工地。喝令跪下,连着几耳光几脚件,打得小明满地乱滚。

  有本队社员看见,急忙找到支书,求支书救命。

  支书一听,大惊失色,急忙跑到阎王爷住地,向其说明情况。那厮根本不予理睬,仍固执的认为支书是袒护,是包庇。女支书大怒,与阎王爷争吵起来。谁知那厮正打得手痒,趁势也赏了女支书一耳光。

  这女支书可是见过世面的女中豪杰,其夫是县供销社主任,其母曾任老支书,是解放初期全县有名的积极分子。各级领导都常为她家座上宾,上至县上,下到区上公社,没有那个领导不认识她。她当即不哭不闹,捂住火烧火燎的粉脸,立即通知本大队八十多名在水库劳动的社员,全体集合,拆下阎王爷住处的门板抬着李小明整队回家。

  各大队纷纷效仿,也将人员撤出工地,水库被迫停工。一晃雨季将到,水库工程到了火烧眉毛的紧要关头,区上县上领导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派出大量干部到各大队安抚动员,撤销了唐书记的领导职务,调县上停职反省。刘友仁一不党二不团,无分可处,只好开除出水库工地,回生产队学大寨修梯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泡毛回到家中,依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每日里东游西逛,到处骗吃骗喝,喝醉回家,老婆孩子照打不误。他这时已是两个女孩的父亲了,成天不下地干活,也不帮媳妇干一点点家务。

  转眼又是半年,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要求禁止农村生第三胎。一日何支书听人说天泡毛老婆好像怀孕了,就去天泡毛家,给他宣讲计划生育政策。天泡毛一听火冒三丈,拍着桌子叫着何支书的小名:“发娃子你个狗日的,你给老子滚出去,再在那给老子说啦说的,小心老子齐你脑壳给你妈一枪。”

  支书这才后悔万万不该把民兵连长给他当,上次他在水库犯错误咋就忘了把他民兵连长撤了呢?自己真是马虎大意,虑事不周哇,得想个办法把枪收回来,小心将来捅个大漏子。他想到公社靳副主任现在是主任了,一向与刘友仁关系不错,给他晓以利害,叫他帮忙做工作,先把枪收回来,瞅个机会再把天泡毛民兵连长撤了才是万全之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3: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晚上,天泡毛没事,破天荒头一次不到晚上十点就上床睡觉。刚刚迷着,大女子跑来把他摇醒说道:“爸爸,爸爸,先前公社那个叔叔来说,叫你明天下午抽空去一趟公社靳主任那,他有事找你。”

  第二天早上,天泡毛觉着,这几天没人请老子喝酒,肚子里好像缺油水,解大手都有点困难,就想去副食站买一副牛架子回来。他听说连头带四蹄,还有牛肝牛肺,牛肚子牛心子,还有牛排骨牛腿骨,上面能剔下好多的牛肉牛油,一共才五块钱,回来一家人要吃十几天,挺划算的。

  到了副食站,人家天不亮就起来宰牛,今天共宰了三头,早就买光了。王站长问他有何贵干,他如实说了。王胖子说:“这月都没牛宰了,莫球法了。不行卖给你几斤猪肉要不要?”

  天泡毛一听,以为王胖子在取笑他,因为那年月居民每年才发两斤猪肉票,农民是没权利买副食站的猪肉的。胖子说:“真的,咱们两个谁跟谁嘛,不要你的票,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看你要几等肉,要几斤?一等七毛五,二等六毛六,三等五毛二。”

  天泡毛想不到这王胖子这么看得起自己,很是感动,就说要六斤一等肉。胖子说没问题,就叫天泡毛干脆一起喝两杯,站上三个人今早爆炒牛肉,豆腐萝卜炖猪头肉。天泡毛也不加推辞,高兴地跟胖子到了宿舍。

  才九点半,四个人就你一杯我一杯开始喝起来,一会功夫两瓶城固特曲就喝了个精光。胡师傅拿个都掉了绿漆的军用铝壶到对面供销社,打了两斤苕酒回来几个人又接着喝。

  王胖子说:“对不起老刘,我已经不行了,不敢再陪你喝了,让老胡的两个徒弟敬你两杯吧。”天泡毛说:“不客气,咱们两个谁跟谁嘛,你请自便。我也差不多了,再喝两杯也不喝了。”小李和小宋就每人敬了天泡毛三大杯,临了胡师傅看王站长酒后躺在床上睡着了就又陪着天泡毛喝了三大杯,大约到一点多才结束。

  天泡毛见王胖子睡得正香,不好打搅,也不提买猪肉之事,摇摇晃晃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心想,等明天再来找他也不迟。走到半路,到一岔路口,他突然想起昨晚大女子说公社靳主任叫自己去一下,不知又有啥好眼隙,就不走回家的左边,而走去公社的右边一条路。

  到公社院内,见靳主任正同一生人下棋,旁边围了一圈人看。天泡毛也凑跟前去看,见面前摆着一副大号的新象棋,字体工整,颜色鲜艳,看起十分漂亮。又见双方旗鼓相当,下的难解难分,就不失时机地为靳主任帮上几句腔。靳主任下棋本来最讨厌谁在跟前瞎搅和,看是天泡毛满身酒气也就没有吭声。也不听他的,自己只按照自己的思路慢慢布局。

  天泡毛酒劲上来,打了几个酒嗝,醉眼朦胧的好像看了一步好棋,心想走马过去卧槽一将,可吃对方一个独车。急的连说几次老靳都像没长耳朵一样不闻不问,气的天泡毛自己亲自动手。靳主任抓住天泡毛的手,不让动马。天泡毛急的偏要走马。靳主任说:“你瞎起个眼睛乱走啥,没看到还别着腿吗?”天泡毛一看,果然别着马腿,就将手抽了回来。

  又看了半小时,靳主任赢了,非常高兴。那位下输了的人离开棋盘,让出位置。几个围观的人你推我搡,争着要和靳主任一试高低。天泡毛一把推开众人,一屁股坐在小凳上,大喊大叫要和老靳比试比试。

  靳主任看他醉得语无伦次,不愿和他下,他偏要下。靳主任说:“算了,等你二天酒醒了再给我下,你这个样子能下个啥。”天泡毛大叫:“别看我喝了斤吧烧酒,下你靳宗贵还不是裤裆里抓雀雀,手拿把掐一抓一个准。”

  众人见他说得不雅,也不再和他争,都劝他赶忙回去休息。靳主任也立起身,打算回屋。谁料那厮不放,趔趄上前抓住靳主任,逼起再度坐下下棋。自己则一屁股坐在地下开始摆棋,前面摆了几子还看不出毛病,摆着摆着就开始乱摆开了,将卒子与车都分辨不清。

  靳主任再次起身欲回,天泡毛大喝:“靳宗贵,你狗日的敢走!”靳主任不予理睬,转身离去。天泡毛见他不给自己面子,勃然大怒,摔了棋盘,上前就去抓。谁知扑到跟前站立不稳,自己摔倒且将靳主任撞出数米也摔了个狗吃屎。

  靳主任怒不可遏,自己忍让再三,那厮却纠缠不休,就叫勤杂人员将天泡毛赶出公社大院。天泡毛见公社的炊事员要过来拉他,躺在地下一脚踢到炊事员腿上,又抓了几颗棋子,打向靳主任。其中一颗正中靳主任后脑勺,靳主任疼得心慌魄乱,忍无可忍,返身过来抓住天泡毛的头发,将天泡毛的头在地上杵了几家伙,又冲屁股踢了两脚,随即返身回屋,将房门反锁。

  天泡毛打别人如同家常便饭,从来都没人敢打过他。不料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怒气冲冲爬起来,一边大骂:“靳宗贵你个狗日的,你今天敢打老子,老子饶不了你。”一边摇摇晃晃过去,拿起小凳子砸靳主任的宿舍门。咣咣咣砸了几下看砸不开,又用肩膀奋力冲撞,依然没有打开,骂道:“你狗日的有种就等着,老子回去拿枪一枪崩了你。”

  天泡毛东倒西歪的一路走回家,从墙上取下半自动步枪,压上五发子弹,打开保险,提着枪就上街。一路上将枪单手举过头顶,像示威般的大喊大叫:“靳宗贵,你个狗日的,老子今天要杀了你。靳宗贵,日你先人,你敢对老子下手,老子要灭你九族!”

  早有腿脚麻利之人迅速跑到前面,将天泡毛举动报告公社,炊事员赶紧用碗口粗的一根门杠将公社大红门拴上。又怕不牢靠,和文书一起抬了一根粗圆木将门结结实实顶上。

  天泡毛大喊大叫来到门前,一看进不去,就在门前叫阵。

  见百般辱骂都无人答腔,心想这些狗日的还是怕死,不敢跟老子打照面。我不能就这样回去,老子放他妈几枪,吓都要把几爷子吓他妈一跳,看二天那个狗日的还敢惹老子。随即举枪对着大门上方,“啪、”“啪”、“啪”连打三枪,然后骂骂咧咧地提着枪返回自己家。

  到家之后,见家中无人,老婆到生产队上工去了,两个孩子在后边爷爷奶奶家玩耍,自己取出枪内剩余两发子弹,关好保险,将枪挂回原处,然后躺在自己专用的单人床上,昏昏睡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4: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夜里一觉醒来,口干舌燥,头痛欲裂,慢慢爬起来,想喝水。起身一看,自己昨天喝的太多,床上地下吐得一塌糊涂。影约想起昨日之事,自己吓了一身冷汗,心想但愿是梦,不是真的。心存侥幸摸出配发的一弹夹子弹查看,发现确实少了三颗,天泡毛大呼荒唐,后悔不迭。

  至此,每日里再也不好意思去公社闲聊了。半月之后,一天从大红门派出所门前经过,王指导员笑嘻嘻的招呼他进去喝茶。他毫不介意的刚跨进大门,就被门后埋伏的县中队几个当兵的和公安抓的抓胳膊,抱的抱腿,将其摁到在地,三下五除二就将天泡毛五花大绑起来,关到后院一间安了钢筋护窗的小屋里。

  派出所到天泡毛家收缴了枪支弹药,对天泡毛的父母以及王香芹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当天下午就将天泡毛押解到县城的监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4: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年之后,县法院贴出通知,为推行司法改革,决定将天泡毛的案子作为本县首例改革试点,公开审理,允许自行辩护,也可以由法院为犯罪分子指定辩护人,欢迎广大机关干部和人民群众到场旁听。

  法院请县公安局一名资深老公安为其辩护,开始李公安顾虑重重,担心为犯罪分子辩护会受人非议,院长再三做思想工作,指明这不是为犯罪分子开脱罪责,而是党中央为避免冤假错案而向外国学习的经验,今后不管啥案子,杀人案、反革命案都要设辩护人。

  法庭设在县政府大会议室,开庭那天,天泡毛老家大红门小镇上自发来了二三十人,有的是来看这个昔日的阎王爷,天王老子都不怕,今天落得如此下场。有的是为天泡毛鸣不平来了,认为只是放空枪吓唬人,又没打到那个,不应该叫杀人案。还有的纯属看热闹来的,顺便到城里买东买西。

  诺大的会议室挤得满满的人,审判席上审判长居中,两边是审判员,左边是公诉人和书记员,右边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民陪审员。台下左边斜放一桌,写着辩护人,右边靠中间放了一把木椅子,大概是为犯罪分子预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四品知府

百姓币
1372 枚
注册时间
2011-5-13
 楼主| 发表于 2011-6-17 14: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是八点开始,快九点审判长敲了敲桌子,叫道:“请大家安静,镇巴县公开审理故意杀人(未遂)犯罪分子刘友仁一案现在开始。第一项,宣布法庭纪律······,第二项,将犯罪分子刘友仁带上来。”

  县中队两个解放军战士将带着手铐的刘友仁从旁门押入会场,摘下手铐让坐在木椅上,两名军人站其身旁。刘友仁回头向旁听席张望,见到有些大红门的乡亲,就举起右手微笑着打招呼。审判长用木块敲着桌子说:“请被告注意法庭纪律!第三项,请公诉人宣读公诉书。”

  台子上的公诉人拿着一沓稿子开始念,刘友仁认真的听着,并不时插话进行纠正或争辩。每次都引来审判长的呵斥,刘友仁急的站起来抗争,两个军人不得不将其摁在椅子上坐下,审判长再次向刘友仁宣读法庭纪律。并再次强调,发言必须先举手,经本审判长批准同意后才能发言,刘友仁不住点头认同。

  好不容易宣读完公诉书,审判长宣布第四项,法庭进入调查取证,宣读和确认证人证言。刘友仁也分不清哪些证词对自己有利,哪些证词对自己不利,才听一两句,就说不对不对,每念一份,他都要胡搅蛮缠半天,引起台下哄堂大笑,审判长强忍住笑,敲着桌子叫道:“肃静,肃静。”再次提醒刘友仁发言必须先举手,刘友仁再次点头认同。

  法庭进入第五项控辩双方进行辩论,审判长说:“根据上级要求,本庭为了公正判决,特意为犯罪分子指定了辩护人。刘友仁,你同不同意李昌碧同志为你辩护?”

  刘友仁侧身望了望辩护席上的李公安,因为以前相识,就点头同意。

  这李公安自前天接了刘友仁的案子,去局里调阅了全部卷宗,打算为刘友仁做有罪从轻的辩护。他计划像排兵布阵一样,深入浅出,层层分析,抽丝剥茧,针锋相对。打算提出公诉人公诉罪名不符,引用法律条款不当,要求法庭从轻判决。谁料才说了五六句,就叫刘友仁打断,后来他说一句刘友仁否决一句,说一句否决一句,弄的李公安不知说啥好了。

  刘友仁认为举手报告太麻烦,干脆取消了李公安的辩护人资格,由着自己在公审会上与检察院的公诉人针尖对麦芒的胡搅蛮缠一通,审判庭里不断爆发出一阵阵大笑声。审判长不时提醒犯罪分子不得对公诉人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脏话和带侮辱性语言。

  旁听公审大会就像免费观看小品(那时还没有这一表演形式)相声表演一样,审到下午五六点了大家都不感觉饿,旁听席上的听众一个个还伸长脖子傻笑不止。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待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

  这次公开审理,事后有人统计创下了几个全国之最:1、一次开庭审判长反复宣读法庭纪律达六次之多;2、一次开庭审判长申斥被告达五十二次之多;3、一次开庭审判长拍桌喊“肃静”达六十三次之多;4、一次开庭旁听席爆哄堂大笑达六十八次之多。

  不久,经汉中中院二次判决,法院宣布以暴力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刘友仁两年有期徒刑,被押送汉中某监狱服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陕ICP备13006162号

GMT+8, 2020-2-25 13:17 , Processed in 0.25547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www.hzbx.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