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汉中百姓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262|回复: 2

尤金娜演奏的莫扎特第23钢琴协奏曲

[复制链接]

版主

百姓币
2956 枚
注册时间
2010-1-3

守护神

发表于 2018-1-6 21: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尤金娜演奏的莫扎特第23钢琴协奏曲
——斯大林神奇地猝死在她的琴下
   原作者:铁戈    改写:老桑

1953年3月1日凌晨,斯大林送走通宵达旦与他寻欢作乐的核心团队后,对警卫发了一道命令:
“你们统统去睡觉,我什么也不需要,我也要睡了。今天我不用你们。”
次日凌晨,警卫小心翼翼走进餐厅时,发现斯大林穿着薄薄睡衣,四脚摊开躺在地上,嘴里发出“兹兹”声响……
1953年3月6日清晨,《真理报》向全世界发布了斯大林死亡消息:
“因连续出现心血管供血不足和呼吸困难,斯大林同志于3月5日21点50分逝世。”
前苏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在回忆录里记载:
“他们说,当领袖和导师被发现已死在他别墅的时候,唱机上放着的唱片,是尤金娜演奏的莫扎特协奏曲,这是他最后听到的东西......”
若干年后,解密的苏联内务部档案物品登记单记录,证实了这一点:
“当时的桌子上那台留声机里播放的唱片,不是通宵聚餐时常放的那张,而是尤金娜演奏的莫扎特第23钢琴协奏曲。”
这是世界音乐史和录音史上最奇妙的唱片,它与斯大林始终神秘地联系在一起,既不可思议又难以解说。这是斯大林临死前听到的最后的琴声。
这张奇特的唱片来源,本身就是一个奇特故事,一个在极端恐怖的年代,才能发生的荒诞而又令人颤抖的故事:
1948年初,斯大林听到电台直播的一场音乐会后,打电话给电台,得知是莫扎特的第23钢琴协奏曲,钢琴演奏尤金娜。
斯大林下令明天一早,把唱片送到他的别墅,说完便挂断电话。
接听电话者一听是斯大林命令,惊恐得失魂落魄,因为犹太女钢琴家尤金娜演奏的《第23钢琴协奏曲》,并没有录制唱片。
但没人敢拒绝斯大林要求——只能浑身颤栗地对斯大林说电台有这张唱片,可实际上唱片根本不存在!
但,斯大林命令是不可抗拒的,那如同地狱死神发来的通知,否则只有用生命作代价。
离第二天早上只有十几个小时,怎么办?只能在枪口下创造奇迹。
这张唱片制作的真实情景,肖斯塔科维奇曾有详细的回忆:
斯大林要他们把尤金娜演奏的莫扎特协奏曲唱片,送到他的别墅去。委员会慌了,但他们必须想个办法。
当晚他们把尤金娜和管弦乐队,叫去录制唱片。所有人都吓得发抖。当然尤金娜除外,因为她谁都不放在眼里。
后来尤金娜告诉我,指挥吓得脑筋都动不了了。人们不得不送他回家,另外又请来一位指挥。
第二位指挥,战战兢兢把什么都搞混了,乐队也给他弄糊涂了。
又请来第三位指挥,总算完成录音。这是录音史上独一无二的事情——一个夜晚换了三个指挥。
到了早晨,唱片总算准备好了。他们只制作了一张唱片,把它送给了斯大林。这是一张创纪录的唱片,创唯唯诺诺的纪录。 (肖氏回忆录)
紧接着更令人惊奇的故事,发生了……
不久,尤金娜收到一个装了20000卢布的封袋。有人告诉她:这是在斯大林明确指示下,送来的。
尤金娜给斯大林回了一封信,足以让世人胆颤心惊!尤金娜信中写到:
“谢谢你的帮助,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名字)。我将日夜为你祷告,求主原谅你在人民和国家面前犯下的大罪。主是仁慈的,他一定会原谅你。我把钱给了我所参加的教会。”
“尤金娜把这封自取灭亡的信,寄给了斯大林。他读了这封信,一句话也没说。他们预期他至少要皱一下眉毛。
逮捕尤金娜的命令已准备好,只要斯大林皱一皱眉头,就能叫她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斯大林一言不发,默默地把信放在一边。旁边人等着皱眉头的表情,也没出现。 ”——(肖氏回忆录)。
另有同时代人阿尔卡季回忆:
“斯太林拿着这封信,久久没有声音。米聂已准备好逮捕令,只要他皱一下眉头,尤金娜就消失了。
又等了很久,斯太林对身边人说;“走开吧,我原谅她”。
在那个恐怖窒息整个国家的年代,斯大林个人权威和残忍血腥,超越了俄罗斯历史任何一位暴君。
连对自己亲人都毫不留情的他,为什么对一位竟敢置生死于度外并如此羞辱自己的艺术家,刀下留情没皱眉头呢?
为什么当死神降临在他面前的片刻,斯大林最后听到的——恰是这位连死神都不怕的尤金娜呢?
斯大林之死,留下了无数让人们猜想的谜,但为何他在生命最后时刻,竟神奇地倒毙在尤金娜琴声中?
斯大林死了,最后连尸体都被焚烧了。但尤金娜演奏的《第23钢琴协奏曲》,至今刻录在无数张唱片中,而她那封发给死神的信,更是永远流传人们心中。
后人对此有过无穷分析,也许是尤金娜的独特个性、精湛艺术、坚定信仰……
尤金娜曾在日记里这样写到:“我知道只有一种方式接近上帝,那就是艺术。”
斯大林时代的艺术家,都带着镣铐在舞蹈,千姿百态,任由暴君玩弄和折磨。
但竟有这样一位女性,无所畏惧地对他直面蔑视和嘲弄,填补了一个时代整体的沉默和精神的缺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百姓币
2956 枚
注册时间
2010-1-3

守护神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21: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一份检举揭发材料
——薄一波的肮脏灵魂和腐朽生活

薄一波早就过着资产阶级达官贵人的生活。薄在党派他到阎锡山那儿搞统一战线工作时,当上了阎的财政厅厅长,过着旧社会大官僚的豪华生活。薄在太岳当区党委书记时,革命正处在艰苦时期,而他一次就用几匹骡子驮了日用品和布匹等,生活极为奢侈。
薄一波的灵魂十分肮脏。他喜欢看腐朽的英美黄色电影,很欣赏香港大腿片。他爱读黄色小说、封建小说,喜爱的剧目有:《坐楼杀惜》、《叁看御妹》、《王老虎抢亲》之类。不仅自己看,还要全家老小共欣赏。
薄一波几年来借公家大量的钱收藏了不少古典书籍,其中有:《邯郸记》、《隋唐演义》、《女仙外史》、《元朝名臣事略》、《昭明文选》等等。薄把这些书视为珍宝加以保藏。
薄经常在家里大客厅里,架起录音机,请上琴师,和胡明坐在沙发上,听他女儿唱旧京戏。他还叫广播电台大批录制已被禁演的旧京戏。
薄长期过着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他全家八口人,占居着叁个大套院。薄在东城住时,嫌住处附近马路不平,命令北京市铺柏油马路,铺好不久,又嫌东城住处对孩子上学不方便,又搬到西城。薄家里住的房子本来已经够好的了,但他还嫌不舒适。年年让公家翻修,几年来共花国家资金二十多万元。薄还把他在北戴河暑期住的房子也修了。
薄看见有新的汽车就要换,已换了四次汽车.近几年来出去不坐小飞机,一定要坐大飞机,没有时就不满意。去年薄在上海从北京调公务车到上海(车上有胡明坐着),在浦口过轮渡,为了使薄的车厢先渡,只好把另一节车厢甩下。
薄一波夫妇和儿女衣服无数,仅各式男女大衣就有十四件之多,各种奇装异服使人看了作呕。一九六○年,薄一波在出国前夕,他老婆为他化六百多元在估衣店购买金丝大龙衣料一件,由高级服装店作成大龙袍式的睡衣。
薄夫妇、女儿经常喝人参汤,现在还存一木箱和一大瓷缸人参。
在经济困难时期,薄和他老婆利用每次出差机会,依仗权势,大开后门,大搞特殊化。购买的东西,从布匹、呢料、毛线、鞋袜、手表、油、糖、水果、饼干、西瓜、花生米,甚至还有臭豆腐,一直到碗筷、扫帚,应有尽有,满载而归,并常以家庭生活困难为名让公家报销。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底在广州某一次会议期间,薄一波亲自从小汽车里把一大卷衣料伪装着抱下车来奔上楼去藏好,在群众中留下极坏的影响。
在困难时期,薄养了很多鸡,到处要鸡饲料,要粮食喂鸡。有时还用小站米、馒 头喂鸡。薄一波亲自掌管鸡房钥匙,亲自取蛋。鸡下蛋少了,就查问,怪工作人员没有把他的鸡喂好。他家里桃树上结了桃子,都要数数,怕别人给吃了。
薄夫妇出门,只要人家那里供应茶叶,就不喝自己带的,有一次还偷了宾馆工作人员的一包茶叶。他们夫妇本不吸烟,却把宾馆供应的烟拿回家来待客。
薄一波还采用叫苦、赖账、借款、养病吃贵重药等等办法,从一九六○年起到一九六六年共化用公款五千余元。薄每月工资四百多元,胡明二百多元,机关事务管理局每月定期补助二百元,共八百多元,可谓高官厚禄,这还不算,近几年来,经委机关已给他补助了五千余元。薄为了保养自己身体,不顾国家外汇紧张,在广州用外汇购买贵重保养药品达六百余元,由机关报销。
薄利用出国之机,大发横财,嫌北京的物品不好,派专人陪同他老婆往天津采购。这次报销大大超支,由机关报销了一部分,其余部分还是大大超过,最后还是由刘宁一同志被迫批报了。
薄把公家财产据为己有。把公家的窗帘作了被里和孩子衣服.从广播电台借来一架录音机,从钓鱼台借来一个石磨,从华北被服厂借来一台缝纫机,都据为已有,有的已出卖了。
薄看了机关事务管理局转发国务院关于私事坐车收费问题的通知后大发脾气说:“中央这样做,卡的我太严了,我洗澡看电影是公事、收我费我就不坐车”。国务院规定生活用具、洗沙发套要自己出钱,当秘书把国务院规定给他看时,他大骂说:“管理局全是他妈的混蛋!你局长来坐不坐我的沙发……?”薄还跳着脚喊:“你把侯春怀局长给我叫来!”侯局长来后,薄训了一顿,从此薄家这方面的开支一律报销。
经委召开全国性会议都必须在高级饭店开,否则宁可推迟会期或把别的单位撵走。每次开会薄都指示办公厅要把生活搞好点,他不顾国家财政制度,每次会议费都大大超过,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冬广州会议,薄带头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蛇、狗、猫肉,水里、空中、陆地上珍禽走兽应有尽有。每次会议薄都利用职权在饭店私人请客,公家报销,全家大小都来赴宴,吃了不算还得带走一部分。
(二) 支持老婆胡明为非作歹
薄一波的老婆胡明自进城以来,依仗薄的权势,以病为由长期不上班,反而扶摇直上。胡原在建工部时是十二级的副局长,一九六三年拟调经委时,反党分子刘秀峰为了讨好薄,给她提了一级,在经委还未上任就调到前手工业管理总局,又通过反党分子安子文、乔明甫,一跃而为十级局长。二轻部成立时,徐运北通过他的老婆沙晓鲁同胡明搞政治交易,结果徐当上了部长。徐为了向薄感恩报德,又把胡明提拔为部党组成员。
她任局长以来,配备了三个秘书,派头真是不小。在最近十年内,胡明曾先后出国五次,到过苏、英、朝、日、法五个国家。有几次出国是依靠薄的牌子,强行“走后门”去的。到了外国,不遵守外事纪律,违法乱纪,不按国家规定,乱花外汇.在法国时买了一辆轿车,至今还存在大使馆里。在法国期间同戴高乐夫人拉关系,一同拍照,不请示使馆、党委,擅自邀请戴高乐夫人吃饭(未成)。在日本期间,不顾民族尊严,穿上日本妇女的和服到处拍照,政治影响很坏。为了搞投机竟向一华侨借了日币三千万元,大买生活用品。回国后由二轻部用人民币还给该华侨在山东的亲属。对此,山东人民银行曾提出抗议,由于胡是副总理夫人就只好不了了之。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薄随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去西南出差。当时胡明同二女儿在广州养病,因薄不在身边,给她母女的待遇只能按规定办事,她很不满意。为了达到提高自己的身价,她竟强要赵紫阳同志打电话给薄说:“你女儿病危(其实女儿病并不重)”。薄立即从西南乘飞机赶到广州。
(三) 培养修正主义的苗子
薄一波的孩子每人都有一套完整的房子,每屋还铺着地毯,摆着沙发,每个小孩都有手表、半导体收音机、进口自行车。薄的二女儿从不读毛主席着作,遇到劳动和政治运动就想方设法逃避。有时要工作人员为她抄作业、做练习;稍有不满,就大发脾气。薄请画家教她绘画,请京戏教师教她唱京戏,请古诗教员教她作诗。她有病时要吃核桃大的馒头,大一点也不行。平时小病大养,不上学,逛来逛去,拖着拖鞋,手拿捶背棰,边走边捶打着腰背,使人看了作呕。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手绢、月经带都要保姆洗,真是个典型的资产阶级臭小姐。他的第七个孩子不肯好好学习,他们要秘书帮这个孩子补课,帮他学英语。他的孩子睡在床上一边吃糖一边听讲。薄看了在一边发笑。有时秘书批评他孩子几句,薄就训斥说:“不耐心,不会诱导”。薄的大男孩曾轻蔑地说:“为人民服务,我才不管呢!只要我念好书,将来上清华,以后做专家。做不做党员无所谓……。”有人告诉薄,薄听了一笑了之。
薄的孩子上学有病都用汽车接送,特别是多年来还叫宿舍的工作人员给孩子往学校送饭。孩子有病和薄一起休养,胡明也跟着去。薄为了给女儿治病,亲自把卫生部钱信忠部长找到家里,命钱部长从广州调来林大夫(政治上有问题)。林大夫到京后,住在民族饭店,胡明告诉不许别人去看病,只准他一家看。广州的很多病人因林大夫一走,治疗中断,有的找到北京要求继续治疗,但得不到薄家批准也不行。薄还专派大夫,随同他的二女儿到上海、杭州、南京疗养。
薄的大女儿大学毕业后,通过外交部“走后门”连同女婿一并分配到驻英代办处工作,二女儿考上大学要转学、转系,通过教育部和黑帮分子陆平“走后门”,办理了手续。
(四) 封建主义的孝子贤孙
一九四九年,薄的母亲死在北京,前华北局的有关负责人为薄忙得不亦乐乎,薄还不满意。后来薄把其母的尸体运回老家山西。薄父死在陕西,进城后专门派人又把尸体运回老家与其母的尸体埋在一起。薄还到坆上痛哭烧纸。一九六五年,薄全家乘专车回家,上坟吊唁。薄真是个封建主义的孝子贤孙!
(五) 把家中工作人员当作奴隶
在薄家中工作的同志一年到头只能是服服贴贴地给他们搞家务事,没有礼拜天、假日,不管什么时间得随叫随到。稍不顺心,不是训斥,就叫下放劳动。
薄一波进北京以后就把他的警卫人员、保姆当成佣人使用,除了给带孩子外,还给洗衣服,连胡明的裤叉、月经带也得给洗。他们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坏,动辄训斥工作人员“脑子笨”、“不灵活”,“不会办事。”薄的几个孩子都已长大,工作人员还要侍候他们,饭菜稍为晚送一会,薄就训斥“孩子身体不好,你们负责。” 薄的小孩开口就駡工作人员是“笨蛋”、“混蛋”。
薄的警卫秘书王俊池同志,从小参加革命,跟他一起十多年。虽然王存在某些缺点,但是个好同志。平时薄、胡经常厉声责骂他。有一次王的孩子病了,王回家住了两天。薄、胡极为不满,马上就把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侯局长叫来,要他立即作出把王下放劳动的决定,王含泪而别。孙玉杰同志从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五年在薄一波家当管理员、警卫秘书,他的父亲死了,向薄请假,竟遭到怒骂:“鬼催着你了,给我滚蛋”!工作人员李天金同志的母亲死了,再三请假要求回家一趟,就是不准,结果李哭着给他们开饭。经济困难时期,他怕工作人员偷他的东西,曾规定工作人员出入宿舍要经检查。有一次,薄把半导体收音机放在衣柜里忘记取出,他就猜疑是工作人员偷了,要查全宿舍工作人员,后经服务员发现取出才作罢。他有二块手帕叫他老婆送了人,他硬赖工作人员偷去了。有一次叫工作人员买了十斤杏,回来他就亲自过称,看少了半斤,硬赖买杏的同志吃了,逼着检讨,后经查找,是因卖杏的未去包装少给了半斤,补上才算了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百姓币
2956 枚
注册时间
2010-1-3

守护神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1: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树上24只石鸡射猎的故事

很多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回忆自己年轻时的峥嵘岁月,还喜欢逢人就吹嘘一番,即便是一国领袖也常常难以免俗。晚年的斯大林常常会邀请政治局的几位战友参加孔策沃别墅的晚宴,而斯大林也会常常提起自己年轻时的事情,当然所有人都会成为倾听者,即便这个故事已经是老生常谈。而斯大林则很喜欢会提起他在流放时的一些趣事。
这是斯大林流放西伯利亚时的一次经历。一天,斯大林去打猎,他拿上猎枪就直奔叶尼塞河对岸。当时斯大林居住的地点距离叶尼塞河大约有12公里,于是,他便划着雪到达了对岸。当时正值隆冬时节,斯大林看到树枝上歇着一群石鸡,便举枪射击。斯大林有12发子弹,但是树上一共有24只石鸡,于是,他射落了12只,其余的仍在树上。斯大林便决定回到住处取子弹,回来后,那些石鸡还在树上,他便又用12发子弹射落了剩下的石鸡。最后,斯大林用树枝将这些战利品带了回去。

当小编第一次看到这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很能体会当时那些苏联政治局的核心人物听到如此扯淡的故事时,其内心是怎样的五味杂陈。但是贝利亚、马林科夫这些人,却要不止一次听斯大林讲这个故事,以至于他们听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局是怎样了。
一次,贝利亚与其他人讨论了斯大林这个打猎的故事。贝利亚是一个典型的两面派,他很喜欢在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等人面前流露对斯大林的鄙夷情绪。赫鲁晓夫认为这是贝利亚的一个陷阱,想引诱他们上钩。对于斯大林这个荒唐的故事,贝利亚说:“冬日里斯大林走了12公里,打了几枪又回去取子弹,来回48公里,而且高加索人一般不善于滑雪!”

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斯大林可能并不善于用枪。斯大林年轻时在高加索地区组织革命运动,那时他便有习惯随身带着枪,也经常亲临前线主持武装暴动;后来他又在苏联国内战争中亲临前线。但是并没有很多关于他用枪的记录。而晚年的斯大林,曾经在用枪打麻雀时误伤了自己的警卫;还曾因为自己的枪走火,打伤了米高扬。
事实如何并不重要,斯大林也不需要知道石鸡之所以叫石鸡,就是因为他爱栖息在石头上,而不是树枝上,他所需要的只是一种被崇拜的满足感。为此,他不惜编造一些并不存在的故事,就像这个“打猎”的故事一样,体现他百发百中的射术;也如同他在过去编造的无数个谎言。不过,无论这些故事多么荒诞,所有人都必须坚信不疑,必须为领袖喝彩,而这也就是苏联个人崇拜的最直接体现。

然而,即便如此,这些政治局的委员们,不但要常常出席斯大林的晚宴,还要在宴会上饶有兴致的听斯大林讲无数个这样的故事。而在背后说死大力最多坏话的贝利亚,也常常是在听故事时表现的最为热情的一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陕ICP备13006162号

GMT+8, 2018-7-16 02:37 , Processed in 0.16363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www.hzbx.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